心的私有志

废墟是荒草的乐园 我是谁的乐园

断.1 Loss @ 2006-04-13 05:01

[洛·苏]
...

他绺起她鬓角的发丝,向后拢去.
然后箍着散开的短发,变成调皮的小辫,鬓角和额前的刘海又重新落下.
她放松了颈,向后仰着,这种姿势让她呼吸困难,不由地用力伸缩胸腔,想到他会看见什么,耳根热了起来,闭上眼.

吻轻轻落在额头,他的嘴唇因为这场风沙干燥,而她也清楚地感觉到粗糙的唇纹.
刘海沾了他的唾液,湿润,卷曲地贴着额头和他的唇,有几根还粘在他的舌尖,一定是奇怪的感觉.
她想着,笑了起来,呲着牙,好象夏天喝冰镇梅子醋,有点酸,却过瘾.

...

评论